FFFFFFFFFFFFFFFFFFFF

【江周】所以说介绍人的话只能信一半。

——进门以后走到底靠窗倒数第三个座位。

江波涛根据不久前对方发来的微信一路朝里走,然而在找到相应位置后却又有些犹豫了。

那个位置上坐着的人从背影看显然是个男性,正单手支着下巴翻阅摆放在桌边的宣传单。明明是非常悠闲的姿势,背却挺得笔直。

这不该是江波涛要找的人。

他在周围看了一圈,也没能找到疑似的正确目标,于是只得打开微信的对话窗口。

——我到了,没看到你呀?确定位置没有错吗?

按下发送以后再次抬起头来,他看到方才那个位置上的男人拿起了手机。

不是吧。

江波涛在那一瞬间几乎想要转身离开。

但在他付诸于行动以前,那人回头向门口望了过来。他的视线掠过江波涛,却没有在他身上进行任何停留。

江波涛安静的站在那儿,看着那人四下张望的面孔,突然改变了注意。

在看了一圈以后,对方重新低下头去操作起了手机。

很快江波涛的手机便再次震动起来。

——你在哪儿?


“请问……”江波涛走到那人身边,“是周……先生?”

对方仰起脸来,有些茫然的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

“在等一位姓江的朋友?”

对方迟疑了片刻,应了一声:“嗯。”

江波涛一下没控制住,笑出了声。

他在对方疑惑不解的目光中拉开了座位,坐在了对方的正对面。

“我想可能是有一些误会……”他耸了耸肩,然后向对方伸出手去,“你好,我姓江,江波涛。”


最初的时候,是江波涛的姨妈来给他们家送孙子满月的喜蛋,然后照例和江妈妈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催起了他的终生大事。

内容也无非是劝他放平心态,眼光不要太高,有合适的就赶紧带回来。

江波涛左耳进,右耳出,打着游戏连连应声,表示你们说的都对。

姨妈说着说着,突然来劲了,说自己有个老同学退休以后闲着没事儿干,爱上了做媒,手下资源丰富,成就了美好姻缘无数。改天也给他去挂个号,指不准就遇上了命中注定的那一个。

阿姨说完以后问他,你喜欢什么样的,有些什么条件,都说说呀?

江波涛看着屏幕里的过场CG,信口胡诌:“我喜欢长的漂亮身材高挑又温柔贤淑的。”

“你自己才多高呀还要找长的高挑的!条件好的女孩子眼光也很高的知不知道,难怪到现在都没女朋友!”江妈妈很生气。


谁知过了没几天,她姨妈打来了电话,说还真有这样的姑娘。

“是我老同学他邻居的同事的亲戚家的孩子,完全符合你的要求,见过的各个都说长得好,而且工作稳定收入也高,外加有房有车,就是性格有些内向。人家没什么要求,只想找个聊得来的。”

江波涛被这一连串前缀吓了一跳。辗转了那么多层关系,这信息还能保留有多少可信度呀。

而且所谓的“聊得来”,不就是最高要求了么。


江波涛硬着头皮加了对方的微信,聊了没几句,就觉得基本是没戏了。

他算得上是擅长聊天的类型了,然而无论说些什么,对方的回复也只是简简单单几个几个字,给人一股强烈的应付感。

果然条件优秀的女孩子没有那么好追呀。

要不是之后几天对方像打卡一样给江波涛的每一条朋友圈内容点喜欢,他真是分分钟想撤。

在江妈妈的督促和威逼下想要看看对方的朋友圈找些切入点,却发现除了寥寥几张不知所谓的照片外,再无其他内容。

——楼下又胖了一圈的二丫头。

配图是一只肚子快要垂到地上的金巴犬。

——要下雨了?

配图是一大群排队移动的蚂蚁。

——好吃!

配图是某连锁快餐店新推出的超大款双层牛肉饼汉堡。

——真好看。

配图是被夕阳染成橘红色的绵延云海。

一张自拍都没有呀,江波涛摸摸下巴。

但这些简简单单的内容,却又微妙的让他觉得有些可爱。原本只是想要拖上一段时间再委婉的告诉介绍人不来电的江波涛忍不住改变了注意。


周泽楷。

江波涛默念着这个名字,看着面前明显局促不安的人,心中感慨万千。

怎么就没想到先问个全名呢,看到这样一个名字,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认错性别了。

而除此之外,他还真的和介绍人说的没有半分差别。

估计站起来的话,还得比自己高上一截吧?

“我以为……”周泽楷表情尴尬,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

“以为我是个女孩子啊?”江波涛问。

对方点了点头。

江波涛还是很想笑。

哪有这样的女孩子啊,每天积极主动缠着你,绞尽脑汁想话题,准时准点打卡报到找你没话找话。

被动成这样,难怪条件那么好还是个找对象困难户。

“所以……”周泽楷看起来有些紧张。

“嗯?”江波涛习惯性接话,“哦你放心,我也知道这只是一个误会,没什么别的……”

“不是,”周泽楷小声打断了他,然后看起来非常不好意思地问道,“那你说好的游戏,还借我么?”

“……”


终于在那样不尴不尬的聊天中寻到突破口,是江波涛加上对方微信的一星期以后。

他苦刷多日终于成功在最近热衷的单机游戏里刷出了全奖杯,忍不住截了个图发到朋友圈里炫耀。

短短几分钟以后,他的相亲对象就像往日那样给他点了个赞。

一般女孩子对这类游戏总是兴趣缺缺,江波涛下意识就觉得对方只是习惯性点小红心,正犹豫着要不要以此为话题聊几句,一刷新,对方居然也更新了。

——我也有[得意]

图片是同款游戏的全奖杯截图。

知音啊!

江波涛感动。

之后简直一拍即合。

两人在这方面的喜好惊人的一致,交流起这类话题对方的发言字数比以往猛增了至少三倍。

虽然在总量上依然只有江波涛的三分之一。


对方热衷发各种图。

游戏截图,还有大量微信自带的表情包。

各种通关记录,积分排名,配合着一些有点小嘚瑟的gif。

一开始江波涛还想和对方打个擂台,之后便渐渐力不从心了起来。对方炫耀完毕,他就老老实实发一排大拇指表达自己的钦佩之情。


而每当这种时候,对面就会发一个挠头傻笑的表情。

“嘿嘿。”


“其实我之前还有些担心,怕你觉得和我聊天很麻烦呢。”

江波涛在两人逐渐熟悉一些以后这么说过。

而对方发了一个捂脸大哭的表情。

“对不起……我太无聊了……”

怎么会。江波涛心想,我觉得你可爱爆了。


江波涛对着周泽楷愣了三秒钟,然后低头从包里拿出了说好的游戏光盘。

这是两人都非常喜欢的一款游戏的十周年重置限量典藏版,非常难求。江波涛故意在朋友圈里炫耀过一次以后周泽楷眼馋了很久。

只是现在这样的时间,对方居然还心心念念着这玩意儿,实在是让江波涛有些哭笑不得了。

周泽楷接过游戏,眼神闪闪发光。

“可以借我?”

“可以啊,”江波涛笑,“等玩腻了再还我好了。不过包装别弄坏啊,要找你赔的。”

周泽楷坚定的点头:“会小心的,赔不起。”

原价倒也不是多让人难以承受,关键数量少,有价无市,与其说赔不起,不如说赔不出。

江波涛看着对方认真的表情,脑子里自然而然就冒出了那么一句:那就只能肉偿了。

还好,没说出来。

交接完了游戏,那接下来应该就要面对两人之间那尴尬的乌龙了吧?

江波涛想着,既然两人也算投缘,周泽楷看着又那么顺眼,那就算谈不成恋爱,做个朋友总是可以的。

谁知周泽楷把游戏放进包里以后,又掏出了一台PSV。

他问江波涛:“带了吧?”

哦,说好的见面联机来着。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那张漂亮的面孔,突然有些感叹了。

我要真是个姑娘,分分钟不想理你了呀。你这张脸算不算是一种暴殄天物?

按照江波涛原来的计划,该是和周小姐先面对面好好聊一聊,加深一下彼此的了解,增进增进感情。

联机什么的,不就是当初约人见面的借口么?

最好是在分别的时候才装作惊讶的想起来,啊呀,说好的一起游戏来着,和你聊得太愉快,忘了。要不我们下次再约?

不过,反正也不是“周小姐”了,其他所有问题也就变得鸡毛蒜皮了。

江波涛忍着笑,从包里拿出了自己那台:“带了。”


两个游戏宅一旦进入战斗状态,时间真是过得飞快。

江波涛始终有些心不在焉,周泽楷倒是投入的很,一局又一局杀的他片甲不留。

“我说……如果我真的是姑娘,你也打算这么狠狠殴打我呀?”江波涛问他。

“呃……”周泽楷犹豫了一会,“可你不是啊?”

“所以,你不觉得我们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忘了沟通吗?”

周泽楷看向他,眨了眨眼睛:“对哦。”

他说完以后,放下手里的PSV,正襟危坐。

“我觉得你挺好的。”他说。

可惜性别不太合适对吧?

“你呢,”他问,“有问题?”

江波涛一时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我?我没什么问题啊?“

“那就好啦,”周泽楷冲他露齿一笑,笑完又皱起眉头:“就是和家里不好交代。”


江波涛在消化对方的言下之意以前,脑子里想的都是“周泽楷应该是他认识的人中牙齿最白最整齐的前三名了吧”。

而对方已经开开心心提出约会的下一行程:“饿不饿?请你吃饭。”

有些完蛋。

江波涛分不清此时胸腔中奇妙的鼓动算不算是一种心烦意乱。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一条来自江妈妈的短信,问他情况如何。

他抬起头来,看向周泽楷。

对方也回望过来,微微扬了下眉毛,露出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果然啊,他真人就和在微信里一样,可爱的要命。

是不是不好和家里交代暂时还不清楚。

但他很确定,自己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儿了。

见他迟迟没有说话,周泽楷忍不住开口问道:“怎么?”

江波涛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自己运气真的不错。”

他放下手机:“那走吧,想吃什么?“


——特别好。

他这么回复到。


 


评论(44)
热度(1342)

© FFFFFFFFFFFFFFFFFF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