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FFFFFFFFFFFFFFFFF

【江周】Begin Again

一个旧坑,时隔【哔】个月终于填满了。

以一发完结而言好像少许有点长【。



——

1.

睁开眼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雪白色的房顶。

然后他左右转头看了看,很快分辨出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

这是一间病房。

他很轻易的坐起身来,稍微活动了一下四肢,觉得自己哪儿都很好。那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想要回忆一下,却突然发现脑中空荡荡的。

精神一瞬间陷入了紧张。他赶紧努力催动大脑,试图搜寻着关于自己的信息。

我是谁?……然而很轻易便想了起来。他叫江波涛,荣耀职业选手,今年22岁。

他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各种记忆也逐渐在脑中苏醒过来。

但是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却始终想不起来。

正混乱着,一个看起来挺高挑的青年一边讲着电话一边推门走了进来。

“对啊,医生说没什么问题,应该马上就醒了。你别急,等他醒了我再……等等!”那青年转过头来,然后一脸惊喜,“他醒了!我先挂了啊!”

青年说完大概也没给电话那头的人任何接话的机会,直接按掉了通话冲了过来:“可算醒了,没事儿吧你?”

江波涛微笑着摇摇头:“谢谢我没事。请问你是?”

对方看着挺帅的面孔瞬间僵硬了:“你别逗我啊?”

咦?这人是自己队里的么?江波涛有些茫然,自己完全不记得这么一号人物啊。这人外形也算抢眼,就算只是替补自己也没理由会毫无印象。

“我是孙翔啊,你再仔细想想?”对方指着自己的脸说道。

江波涛笑容尴尬,真的完全想不起,无论是面孔还是名字,统统毫无印象。

自称孙翔的青年竖起三根手指:“这是几?”

“……三,”江波涛轻轻咳嗽了一下:“我挺清醒的。”

孙翔站直了身子,表情严肃的看了他几秒。然后转身跑出了病房:“医生!医生在哪里!!”

 

被推去做了一大堆检查以后,医生做出了最终诊断。

“没大事,轻微脑震荡。因为撞击的关系造成的部分失忆理论上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就会逐渐恢复,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不影响生活。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需要留院观察几天。”

撞击的原因刚才已经听孙翔说了。就在几个小时前,自己下楼梯的时候没踩稳,当着孙翔的面和陀螺一样的翻滚下去当场就不省人事了,把他吓得够呛。

根据孙翔的说法,因为进入了夏休期,还留在俱乐部的队员就只剩下他们两加队长一共三个人了。当时队长不在,于是他只能独自一人把他扛到医院。

为什么不叫救护车呢?江波涛想着,然后表示了真诚的谢意。

“你刚才说你今天下午的飞机回家对吧,来得及吗?”他提醒孙翔。

“大概……还来得及吧?”孙翔看起来也有些不确定,“我走了,你一个人没问题?”

“没事的,医生也说了不影响生活,有问题找还可以找护士。你先去吧。”

“哦哦。”孙翔看看时间,“对了,队长应该马上就到了。反正有事儿他会照顾你,我先去了啊。”

“等等。”江波涛拉住转身就要离开的孙翔,“你给我简单说说队长的事儿吧,我什么都不记得,一会人来了挺不好意思的。”

孙翔一脸惊讶:“不是吧?你连他都不认识了?他不是你的那个吗?”

……哪个?

江波涛的脑袋一下没有转过弯。

孙翔走回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感情那么好,你现在这样他心疼还来不及,不会生气的。我真走了啊,再晚赶不上了。”

 

江波涛陷入了沉思。

如果没有理解错误的话,自家队长好像是个妹子,并且还是自己的女朋友。

这种打了N年光棍突然一个跟头摔出了一个从天而降的女朋友的感觉,还是蛮奇妙的。

希望孙翔在电话里和她形容事发现场的时候别像和自己那样使用“转的和个陀螺一样”这种描述方式,显得好搓。

想到对方不就以后就会来到,江波涛忍不住有些紧张和期待。

听孙翔的形容,感觉是个很温柔的妹子啊……

正想着,门被哐当一下打开了。

还以为是孙翔忘拿了东西,抬眼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男青年。

对方似乎一路跑的很急,微微有些出汗,白皙的脸颊透着红晕,此时站在门口,目光直直的看着江波涛,大口喘着气。

谁?没听孙翔说还会有别人来探望自己啊?也是我的队友吗?……轮回到底是按照什么标准在挑选手,一个比一个长得帅,到底是去打比赛还是去选美的。

不过不管是谁,先打招呼吧。

江波涛笑着对对方挥挥手:“HELLO?”

那人露出了有些安心的神情,快步走到床前,俯下身子看着他:“你还好吗?”

青年的面孔近距离看杀伤力有些巨大。江波涛不着痕迹的往后靠了靠,然后拍拍床沿示意对方先坐下:“挺好的,就是暂时忘记了不少事情。”

对方有些疑惑:“……忘记?”

“嗯,”江波涛笑得略带歉意,“所以,能请你做一下自我介绍么?”

“……”

对方的表情一瞬间显得有些落寞。他用了很久,反复张了几次嘴唇,最后却没能说出半个字。

江波涛安抚得冲他笑笑,然后问道:“我们是队友吧,是不是?”

对方点头。

果然啊,轮回模特队。江波涛想着。

“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么?”

“周泽楷。”

“我可以叫你小周吗?”江波涛问道。

“嗯。”周泽楷点头。

“我们关系一定很好吧?”

对方似乎是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样子,迟疑了一会,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看你跑的满头是汗。”江波涛笑道,“医生说过一阵子就会好的,别担心。”

“……嗯。”周泽楷点点头,隔了一会,再次小声的开口道:“会好的。”

接着便陷入了沉默。

这人真够内向的,江波涛想着。这种时候还是自己打开话题吧?

“对了,”江波涛说,“我们队长马上也要过来。你能告诉我她的名字吗?”

“……”周泽楷没有说话,但是表情看起来有些古怪。

“怎么了?”

“……周泽楷。”周泽楷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江波涛有些不明所以。

“呃……”周泽楷有些不知所措的抓了抓头发,“就是我。”

“……哈?”在反应过来对方所表达的意思以后,江波涛瞬间震惊了。

看着面前这个安静又腼腆的大男孩,江波涛内心陷入了激烈的挣扎。

对方无论是性格还是外表,确实都是自己非常愿意亲近的类型,但也不至于就这么……在失去的这部分记忆里,自己已经彻底走上弯路了吗!?

周泽楷似乎不太能明白为什么江波涛的反应如此剧烈,此时有些茫然的看着他:“有哪里不舒服么?”

“没有没有。”江波涛赶紧摆手。

如果是真的,那自己的反应那么夸张也许会伤到对方。更何况他长得那么帅,是真的自己好像也不算吃亏。

不过……还是确认一下吧?

“听说,你是我的……呃……那个……”江波涛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好像有些傻。

周泽楷歪歪头:“哪个?”

“……一对。”果然还是有些说不出口啊。

“一对?”对方依旧茫然。

“……一对……恋人。”江波涛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

周泽楷的表情瞬间陷入了震惊之中。

“所以,不是真的咯?”江波涛觉得自己捕捉到了什么。

对方沉默了一会,开口反问道:“谁说的?”

“孙翔。他大概是看我失忆了故意逗我吧。呵呵,这家伙真是的。”江波涛有些尴尬的笑道。

早知道不问了,太蠢了。

周泽楷沉默的低下了头,半响后终于再次抬了起来:“是真的。”

“哈?”

江波涛想说你是不是趁机联合他一起逗我玩,可是对方表情看起来那么认真的样子,话到了嘴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了。

于是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江波涛小心翼翼的看着周泽楷,而周泽楷咬着嘴唇,看着地面。

于是他的心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就变得柔软起来。

好吧好吧。

江波涛叹了口气。

“那么,不知道以前有没有说过,”他对对方伸出手来,“小周,请多关照。”

对方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伸出的手,似乎是有过些许迟疑,但最终坚定的覆上了自己的手。

“请多关照。”周泽楷小声说道。

江波涛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掌心传来的体温,和对方尽力想要掩盖的,细微的颤抖。

 

 

 

2.

 

周泽楷失眠了。

他躺在自己床上,闭上眼,又睁开,来来回回翻身,把脸埋进被子,然后又钻出来呼吸新鲜空气。

他原本想要留在病房陪江波涛,结果却被对方拒绝了。

“我又不是失去自理能力了。再说你那么高的个子,缩在躺椅上睡觉也太让我不忍心了,或者我让半张床给你?”

因为不想给对方添麻烦,以及一些不方便说的原因,他最后乖乖地回了俱乐部。

“明天见。”走的时候江波涛笑着对他挥手,然后看着他有些愣神的样子自己补充道,“我以为你明天肯定会来啊,不是吗?”

那种笑容让周泽楷感到很安心。

他没有想到江波涛对待他的态度竟会没有任何变化。

他在病房里呆了一个下午。

江波涛问了很多关于战队的事,关于他的事。他想他大概说的并不好,但对方却似乎很容易就听懂了他的意思。

就和以前一样。

两人的对话偶尔会陷入沉默,但在尴尬来临之前,江波涛总会非常自然的把话题接续下去,这让他觉得很轻松。

就和以前一样。

江波涛会在每一次两人目光交汇时,对他露出非常自然的笑容。

就和以前一样。

他几乎意识不到对方已经失去了关于自己的记忆。但他知道那不可能。因为对方看起来完全没有怀疑他的每一句话。

“我们是一对恋人。”

周泽楷没有想到他会如此轻易的就接受了这样的说法。

江波涛饶有兴致的问着他两人以往的故事,然后微笑着看他红着脸磕磕巴巴。

大概会以为他是因为害羞吧,反正他本来就不善言辞。

周泽楷躺在床上,睁着眼。视线早已习惯了黑暗,他看着天花板上的挂灯,脑中浮现的却是江波涛的面孔。

抬手遮住双眼以后,他有些自暴自弃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说不清呢。

当然是因为那根本就不是真的啊……

他不知道江波涛和孙翔有过怎样的对话才会造成这样的误会,也不打算去问孙翔。事到如今这些其实已经不太重要了。

他撒了一个谎,然后非常轻易的使长久以来暗藏在心底不能诉说的愿望变成了现实。

他欺骗了对自己而言最最重要的那个存在,然后在心里小声的欢呼。

这让他忍不住觉得自己有些卑鄙。

而此时内心深处小小的不安却被更多无法抑制的幸福感所覆盖。他知道自己正在做一件错误的事情,但依然想要珍惜这一份建立在欺骗上的,虚假的恋人关系。

等江波涛恢复记忆以后会怎样看待自己?这样的问题他暂时不愿去想。

 

江波涛只在医院住了短短的三天便出院了。

“一点也不短啊,”江波涛一边走出医院一边非常夸张的伸了个懒腰,“再呆下去我一定会发疯。要不是你每天都来陪我,我早就活活无聊死了。”

其实周泽楷并不觉得自己这样沉闷的人能为别人排解多少无聊,但对方的话依然让他感到开心。

江波涛回头看了看他,突然对他伸出一只手:“要不要牵手?”

他说的那么自然,简直旁若无人。

然而周泽楷还没有从冲击中恢复过来,他又笑着把手收了回去:“这里那么多人,不方便吧。”

接着他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非常自然的向前走去。

周泽楷愣愣的看着他背影,突然觉得其实自己也并不是很了解江波涛这个人。江波涛总是能够很轻易的看穿他的想法,但自己对于江波涛在想什么,似乎从来都没有把握。

他忍不住有些懊恼。

要是刚才没有愣神就好了,他应该在第一时间就握住他递过来的那只手,死也不放开。

 

孙翔离开以后,俱乐部里战队成员便只剩下他和江波涛两人。

江波涛在受伤以前就已经做出了不回老家的决定,理由似乎是因为家人正好出国度假去了,回家也是独自一人,还不如留在俱乐部免去奔波。

很神奇的是,江波涛对这些事居然记得分毫不差。

他的记忆丧失的非常奇特。

刚回到俱乐部的时候周泽楷还试图带他重新熟悉一下环境,结果江波涛对俱乐部的布局全部记得清清楚楚。食堂,训练室,宿舍,熟悉的仿佛闭着眼睛都能走到。

他甚至记得周泽楷的房间。

明明连人都忘了。

“这应该是说明你对我特别重要吧?”江波涛说。

周泽楷想,要是他也可以像这样自然而然非常流畅的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就好了,那样他就可以告诉江波涛“你对我也很重要”,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红着脸不知所措。

“对了,你为什么也不回家?”回房间前江波涛问道。

然后他在周泽楷回话以前又自问自答:“是为了陪我吗?”

“嗯。”周泽楷诚实的点了点头。

然后收获了对方的笑容:“谢谢,我很开心。”

 

假期中的周泽楷依然是训练室的常客。

虽然俱乐部在假期并没有硬性的训练要求,但他为了保持状态,还是习惯每天完成一下平日里的基础训练。以往江波涛都会主动陪他,然而事故以后他似乎把这一茬也给忘了,这几天来都是他独自一人在使用训练室。

对这一点他倒是不太在意。练习的时间还是应该专注才好,公私分明嘛。虽然其实现在应该算是他的私人时间才对。

早已习惯的训练软件操作起来并不需要多么投入,因为嫌热他甚至没有戴上耳机,只是把音量开到最大以后挂在了脖子上。正操作到最后一个环节,他听到了身后训练室门被打开的声音。

来人安静的走到他的身边坐下,并没有出声打扰他的意思。

而他也没有抬头去看的打算——毕竟练习软件还在继续运行着。

但是毫无疑问,还留在俱乐部的人中会使用训练室的不存在第三个人。

江波涛坐下以后并没有打开电脑。这让周泽楷变得有些无法专心。他很清晰的感受到对方此时的视线完全没有落在电脑显示器上。

他分明是在看着自己。

这样的认知让周泽楷变得有一点紧张。他努力平复着心情,好让自己避免在这样最基础的训练中犯错。

别看啦!周泽楷在心里默默的喊,或者干脆说点什么也好啊。他的手指依然一丝不苟的在键盘上飞舞着,但心里早已慌乱了起来。

直到终于完成最后一步操作,软件的数据统计显示出大大的“PERFECT”,他才在内心默默松了口气。要是在这种基础训练中出错,那可就太丢人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刚想回过头去的周泽楷突然感觉到了身侧的气息似乎与自己近的有些不科学。

紧接着,脸颊上迎来了柔软的触感。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周泽楷瞬间差点就从椅子上翻了下去,他夸张地向后仰着身子,用手捂着刚才被亲吻过的脸颊,有些惊恐的看着江波涛。

江波涛的表情看起来也很惊讶。

“怎么了?”但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我才想问怎么了。周泽楷惊魂未定,才张了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恋人之间做出这样的举动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吧?相比之下自己如此惊慌失措才显得怪异。完蛋,江波涛会不会误会,以为自己讨厌他。

对不起,我只是还没有适应自己撒的谎。这样的话他当然说不出口。

周泽楷赶紧放下手坐直身子,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没……”

江波涛抓抓脑袋:“打扰到你啦?”

周泽楷依旧摇头。

江波涛看起来有些尴尬的样子:“我就奇怪你每天这个点都跑去哪儿了,不过训练的时候还是一个人比较能专心吧。我先回去啦?”

行动比大脑先行一步,周泽楷伸手拉住了打算站起身来的江波涛。然而面对对方疑惑的表情,他又再次语塞。

“嗯……”江波涛看着他不知所措的样子,有些无奈的笑道:“你是不是不太喜欢我这样?”

周泽楷依旧摇头。不是不喜欢,只是不太习惯。

要怎样传达给对方才好呢。

如果语言做不到的话,就用行动好了。

周泽楷咬了咬嘴唇,在心里下了一个小小的决心。

他放开了拉着江波涛的手,然后移动到了对方肩头。

他垂着眼睛,不敢直视对方的双眼。

他一点一点的靠近对方,心如擂鼓。

他察觉到了对方那一点细微的惊讶,然后心里暗自得意。

他还感受到巨大的紧张,和正在肆意膨胀着的雀跃。

直到彼此的嘴唇再没有一丝距离。

“喜欢,”他说靠在对方耳边,小声而又坚定的说着,“很喜欢。”

而回应他的,是一个可以抽干他肺部所有氧气与脑中全部理智的,热烈的吻。

 

 

 

3.

 

江波涛把头靠在大巴的椅背上,用手机搜索着目的地的信息。

车厢轻微的摇晃让人忍不住有些犯困。他转过头去看向坐在身边的周泽楷,发现对方已然被催眠成功,靠在窗边一下一下的磕着脑袋。

真是的,为什么不靠着自己这边呢。江波涛注视着对方好看的侧颜,心里有些不满。


他最近陆陆续续想起来很多事。

比如食堂那个喜欢在所有菜里加糖的大叔曾经几次明示暗示自己他们家那个刚上大学的闺女貌美如花且尚无对象。

比如昨天从孙翔那儿听说了自己的悲剧以后打电话过来慰问的那个叫杜明的小子,正疯狂单恋着兴欣战队的大美女唐柔,可惜直到目前为止他的恋爱仍看不到一点希望的曙光。

比如距离俱乐部十分钟步行距离的一条小弄堂里有他来S市以来吃过的最最美味的小馄饨,自从加入轮回以来他平均每两个星期要去吃三次。

比如之前他就对S市近郊的森林公园很感兴趣,和人约好了等到夏休期一起去逛逛,吃个烧烤,完了还能去附近的湿地溜一圈。

其实他没有想起来是和谁约好的,但他直觉那人一定是周泽楷。

他和周泽楷提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说是自己突然回忆起的。

“昨天上网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的,很想和你一起去。”

对方欣然同意,然后告诉他:“你以前也说过的。”

是啊,我想起来了。江波涛想着,但他没有说。

他觉得周泽楷大概并不会希望他的记忆恢复的太快。


周泽楷睡得有些沉,长长的睫毛在阳光的照射下在脸颊上投下了一小片扇形的阴影,看起来人畜无害。

如果不是周围还有其他人,自己一定会忍不住立刻亲吻他吧。

这个人对自己有着奇妙的吸引力。

当意识到的时候视线已经在追逐他,每每独处都忍不住想要碰触他。

喜欢这种感情大概是一种人类的本能,哪怕不在记忆中,也刻在身体里。当那个人出现在视线中,就能强烈的意识到。

随着巴士的一个急停,周泽楷的脑袋咚的一声撞在了玻璃上。他有些迷糊的转醒过来,皱着眉头揉着脑袋,然后在转过头来视线与江波涛交汇的时候,眯着眼睛微笑起来。

即使周围还有着其他人,也忍不住想要亲吻他。

不远处的座位上有孩子在小声的哭闹,他的父母正焦急得哄着。

隔着走道,坐在邻座的小情侣正把头凑在一起说着悄悄话。

身后的大叔操着一口听不懂的方言大声的打着电话。

而他和周泽楷靠在巴士的椅背上安静又旁若无人的接吻。

这是一个短暂而又漫长的吻。心底小小的理智提醒着他不合时宜。但他的理智同样无法拒绝亲近对方的冲动。他知道对方也一样。

巴士依然在平稳的行驶,他却仿佛感受到了轻微的摇晃,甚至因此而微微晕眩。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江波涛看到前座的小女孩正趴在椅背上睁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们。

周泽楷顿时变得面红耳赤起来。江波涛笑着对小女孩摆摆手,然后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小女孩似懂非懂,歪了歪脑袋,视线在他俩身上来回转了几遍,最后停在了手足无措的周泽楷身上。

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应对的周泽楷有些慌神,和小女孩互相呆望了一会以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头从背包里掏出来一颗糖果:“吃吗?”

“谢谢大哥哥!”小女孩喜出望外,接过糖果立刻剥掉了糖纸塞进嘴里,抿了一会以后舔了舔嘴唇,对周泽楷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大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呃……谢谢。”周泽楷礼貌的回答。

小女孩继续趴在椅背上,抿了会糖果,突然语出惊人:“大哥哥,你刚才是不是也吃了糖,所以嘴巴甜甜的很好吃呀?”

“…………啊?我……呃……”周泽楷瞠目结舌,一时无言以对。

而江波涛完全不想救他,在旁边憋着声儿笑得肩膀直颤。

最后他在周泽楷求助的眼神中凑到对方耳边,小声说道:“大哥哥,你被调戏啦。”

小女孩看着他们,眨了眨眼,继续认真追问,只是目标改成了江波涛:“是甜的吗?”

“是哦。”江波涛笑着点了点头。

 

周泽楷看起来心情有些萎靡,从下车开始一直低头看着脚尖,完全不肯好好走路。进了森林公园大门也依然保持着低气压。

江波涛安慰他:“童言无忌。”

周泽楷闷闷的嗯了一声。

江波涛接着安慰:“她都走远啦,不是一路的。”

周泽楷依旧闷闷的嗯了一声。

江波涛继续说道:“啊,不过我说的是实话呢。”

周泽楷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把视线转向了另一边。

江波涛刚想再逗他几句,却见对方伸出一只手来。

“要牵手吗?”周泽楷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向他。

不太好吧,江波涛心里想着。虽然说不上人来人往,但好歹也是公共场合,普通路人看到也就罢了,万一有荣耀粉丝经过那就得出大事了。理论上,得避嫌。

然后他就把手递了过去。

到时候再说吧。总觉得现在拒绝,有点可惜。

 

两个人手牵手走在森林公园的小路上,一路上很幸运的都没见着什么人。

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但江波涛知道周泽楷现在心情挺不错的。

江波涛觉得周泽楷真是一个特别好懂的人,哪怕对现在的他而言两人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初识不久。

他最近偷偷在网上搜索着周泽楷的资料,然后啧啧称奇。奇的不止是对方身上那些光环与荣誉,还有世间对他性格的一些评价。

内向腼腆,不擅长沟通,在自己加入以前与队伍彻底脱节,几乎没人能明白他在想什么。

江波涛看着身边正牵着自己的手脚步轻快的人,觉得这些形容按在他身上大概挺合适的,又有些奇怪。

为什么都觉得他难以理解呢?明明是那么好懂的人。他一直都在认真的表达着,用语言以外的方式,用心去读,就一定能明白。

但这样也挺好。

这样自己才会理所当然的成为他最特别的存在。

特别到让他即使撒谎也想要想要留在自己身边。

想到这里江波涛又有些哭笑不得。

他有些后悔自己之前为了印证心中的猜测所做的种种试探。

每靠近一分都会让他变得慌张起来。

每一个亲密的举动都会让他不知所措。

江波涛小心的阅读着那些慌张和无措,读到了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的喜欢。

他看着这个欺骗自己的坏孩子,忍不住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幸运的人。

他至今依然回忆不起他和周泽楷曾经相处的片段。那家伙当初该是把对他的感情掩饰的多好,才使得如今不得不撒这样的谎。

他毫无怀疑的相信着自己现在对周泽楷的感情绝不只是简单的一见钟情。它们一定从很久以前就埋藏在自己的心底。那感情太过庞大,小小的心脏完全盛装不下,于是在记忆恢复以前就急急忙忙的复苏起来。

但他现在并不急着忆起。他心安理得的继续失忆着,并且在心里把这当成小小的报复,偷偷欣赏着对方时不时为此苦恼的样子。



4.

吃太多了。

周泽楷大字型仰躺在宾馆的床上,非常没有形象地拍着肚子。

江波涛坐在另一张床上,看着他的样子抿着嘴笑。

于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周泽楷直接拖过一只枕头压在了脸上。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理论上现在该发生点什么了。但他实在吃的太撑了。

森林烧烤其实并没有那么美味,但特别好玩,并且还不怎么难。两个都没点过烹饪技能的新手在浪费了若干食材以后迅速上手并且从中体会到了乐趣, 最终导致生产效率远高于消耗速度,终于过足小当家的瘾以后两人不得不对着大堆食物面面相觑,互相谦让许久的同时也把自己塞成了十二分饱。

周泽楷在枕头的掩护下,偷偷打了个饱嗝。

另一张床传来轻轻的咯吱声。他从枕头下面偷偷瞄一眼,看到江波涛也躺了下来。

“撑死我了,我都好多年没吃那么多了,感觉多动两下都会吐。”

周泽楷在枕头底下点头。

“这真是巨大的战略性失误啊。”江波涛非常夸张的叹了口气。

周泽楷用枕头努力压住了自己的笑声。

他现在也非常不想动弹。不仅涨得慌,走了一整天,手脚也都在发软。

两张床中间隔着一米的距离。而他此时像一张饼一样摊在自己的床上不想动。哦,大概也不是很像饼。他觉得自己的肚子鼓囊囊的,可能更像一个荷包蛋。

他像荷包蛋一样摊在自己床上,想着要怎么才能无视两张床中间的距离去碰一碰江波涛。

手指也可以,脸也可以,头发也可以,随便哪里都好,想碰一碰。

他一点一点朝着靠近江波涛的那一边挪动。

“小周,”江波涛突然又开了口,“睡着了?”

周泽楷摇头。

半响发现江波涛应该看不见,于是小声回应道:“没。”

“困吗?”江波涛又问。

周泽楷用尽所有活力,侧过身朝江波涛的方向看过去,发现对方也在看他。

于是他不开口了,安静地摇头。

“那陪我说说话吧。”江波涛说。

周泽楷又点头。

江波涛笑了:“不行,我得问你一点儿靠点头摇头没办法回答的问题。”

周泽楷耸耸肩,接受挑战。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

周泽楷把身体又重新翻了回去。

他不说话,江波涛也不催,房间里安安静静的,离得不算近,却觉得隐约能听见对方呼吸的声音。

这应该是一个可以诚实回答的问题。但周泽楷却有些答不上来。

并不仅仅只是因为不好意思。

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喜欢了,等意识到的时候发现早就喜欢了,等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越来越喜欢了。

他手里拽着的,是一根理了半天也找不到头的毛线,纠结在大片回忆编织成的网中。哪里都可能是起点,毕竟回忆中的每个片段,都让他发自内心的欢喜。

“不知道呀。”最后他老老实实的答道。

“那你知不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江波涛又问。

周泽楷又要摇头了。

他想追问,又觉得对方表述的含义与他不同。

他其实更想问,你真的喜欢我么?

建立于谎言之上的关系如此脆弱,随时随地可能因为对方记忆的恢复而彻底崩塌。

“之前的事情暂时记不起,等想起来了再告诉你吧。”江波涛说,“忘记过一次也算重新开始了,现在的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想知道吗?”

周泽楷点头。

江波涛一直没动过。所以从他的角度毫无疑问能看到周泽楷点头的动作,可他却像是一无所觉:“不理我啊,不想听么?”

但周泽楷并不介意满足一下他的恶趣味:“想。”

“其实我也不知道。”江波涛说。

“……”

周泽楷呼了口气。然后他从床上坐了起来,走到江波涛床边,居高临下看着他。

江波涛扬了扬眉,露出了一个好奇的表情。

“怎么了?”

本来想过来咬他一口,或者呵他痒痒,再或者掐他一下捏他鼻子抓乱他的头发用力捏他的脸。

但这样看着他,却又只想亲吻他了。

周泽楷这么想,便这么做了。

其实从什么时候开始并不重要,至少此时此刻,这个人喜欢他。

他喜欢的江波涛说,喜欢他。那么这一场梦,便可以变得更美一些,最好还能更久一些。


第二天一起去湿地公园。

天很阴,人很少,空气潮潮的,四处都是各种不同种类的鸟鸣,木质的长桥踏上去会发出沉闷的声响。

其实没什么好玩的,甚至都没什么好看的。芦苇长的歪七竖八,还有些发黄。偶尔能循着声音在芦苇丛中看见只鸟,稍微靠近一些,便立刻扑啦啦得飞走了。

地上全是一摊一摊可疑的白色痕迹。

但周泽楷心情挺好的。

他从昨晚开始,在心里小心地打着腹稿。等江波涛回忆起来了,要先道歉,然后补诚恳的告白。

毕竟道歉已经不可能诚恳了。他现在一点都不后悔当初撒的谎。

江波涛在这段时间里想起很多事。刚出院的第一天他还在为自己的个人电脑开机密码发愁,现在甚至记得去年周泽楷生日时自己送出了什么礼物。

也许再过两分钟,江波涛从这木板桥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就会突然把所有的事情统统想起来了。

他或许应该提前备个案,好争取宽大处理从轻发落。

反正江波涛现在是喜欢他的。反正江波涛对他一直都是特别温柔的。

既然江波涛是可以喜欢他的,那一切都好说了。

他毫无疑问可以拥有一些只属于他的特权。

快要走到木板桥尽头的时候,江波涛突然放轻脚步,还猫下了腰。

“嘘,”他用手指比在唇间,“那里有一个鸟窝。”

他又要往前走,周泽楷突然扯住了他的衣角。

“怎么?”

“……嗯。”周泽楷点点头。

“怎么了,表情那么严肃。”江波涛直起身子,有些好笑的看着他。

“其实我有件事……”周泽楷顿了好一会,终于鼓足了勇气,“骗了你。”

江波涛没应声。他注视着周泽楷,微微皱着眉,唇角却是上扬的。就在周泽楷打算继续往下说的时候,才突然

开口道:“那么巧,我也是。”

“?”周泽楷不解。

“你先说,还是我先说?”江波涛问他。

“……你先。”

“好吧,”江波涛也不和他推辞,“昨天我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其实是骗你的。”

“……”周泽楷继续看着他。

“那时候在训练室……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和我说,‘你能来轮回真是太好了’。”

“我说过?”周泽楷讶异。

那天明明自己只是在认真而又忐忑地操作着训练软件。

江波涛点头:“说过啊,在我刚来轮回三个多月的时候吧。”

“……”

“然后我也开始觉得,我能来轮回,真是太好了。”江波涛看着他笑。

“……”

“好了,到你了,你想说的是什么事?”

周泽楷张开嘴,发现方才好不容易打好的腹稿已经全忘光了。

随着木板桥尽头芦苇丛中突然飞起的大片水鸟,呼啦啦一下,全飞跑了。

他回过头去看那些四散开来的水鸟,有错觉是因为自己此刻巨大的心跳声,才惊动了它们。


[FIN]

评论(28)
热度(897)

© FFFFFFFFFFFFFFFFFF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