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FFFFFFFFFFFFFFFFF

【叶王】并没有标题这种东西

之前给朋友写的G……没头没尾也没什么剧情……


————

王杰希离开训练室打开手机以后立刻收到了两条有未接来电的短信提示。信息中两通电话来自同一个号码,一个五分钟前,一个十分钟前。
直接在短信界面里点击电话号码选择呼出以后,很快屏幕上显示号码的部分就自动替换成了储存在手机通讯录上的名字。
叶修。
这可真是件稀奇的事情。
这家伙最近终于像个正常现代人那样办了手机的事情王杰希是知道的。只是这件现代工具并没有对叶修产生什么影响和改变。哪怕是理论上和他关系比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来得亲密的王杰希,和他的通话记录也好短信收件箱也好,几乎都是空白一片。
叶修和王杰希认真抱怨过,觉得手机这玩意儿放在口袋里占地方,还重,容易掉,最关键的是并没有什么用。
“想要找我在QQ上敲不一样吗,为什么非要打电话?”
“要是你人不在电脑前呢?”
“怎么会,我一直都在电脑前。”
“……你总要睡觉的。”
“谁那么缺德非要在我睡觉的时候打电话骚扰我?”
“比如半夜里突然刷了BOSS的时候。”
“我已经退居二线很久了。”
“或者半夜有人突然想你了。”
“大眼,”叶修当时的表情严肃而又欠揍,“希望你可以尽量在我清醒的时候想我。”
其实王杰希知道对叶修而言QQ比起手机还有另一项优越性。
QQ比较方便他装死不回。

而现在叶修迟迟没有接起电话。
这人当然不会有挑选彩铃的兴趣,在初始铃声机械而又单调的不断重复中,王杰希考虑是不是干脆挂了电话上QQ去敲一下看看。
就在通话即将自动挂断的时候,对面终于有了反应。
“喂?”
而王杰希一愣。
虽然简短,但听起来并不像是叶修的声音。
就在他疑惑着要不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对面那个有些陌生的声音突然语气激动地嚷了起来。
“先森?你是这台手机主人的先森吗?”
王杰希迟疑了一会儿,反问道:“怎么了?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是一个路过的好心人,”那个咬着一口塑料普通话的陌生人说道,“你太太出事了,现在在医院,医生说没钱不给抢救,我身无分文,你赶紧给打点钱过来吧!”
“……”
“先森,你在听吗?”
“……他出什么事儿了?”
“她……呃,出车祸了!”
“哦……那孩子没事儿吧?”
“哎,可能要保不住了,得快点抢救,先森你快把钱打过来吧!”
“行,”王杰希尽量克制着自己的语气,“那你把账户名和卡号发我吧。”

挂了电话以后他第一时间登陆了QQ。
王不留行:在?
没过多久那个一直都在电脑前的人就回复了。
君莫笑:想我啦?
王不留行:你的手机呢?
君莫笑:在呢,你打我电话了?我音量开得轻可能没听见。
王不留行:你确定?
君莫笑:怎么了?有急事儿啊?
王不留行:有,特别急,再晚点我们的孩子就保不住了。
君莫笑:……
君莫笑:吃错药了?
王不留行:你先找找你的手机吧。

五分钟以后王杰希接到了一个语音申请。
叶修的语气听起来并不是很着急。
“你看吧,我就说手机这玩意儿麻烦,放在身边就是个累赘,一不留神说没就没了。”
与此同时王杰希的手机收到了署名为叶修的催款短信。
——钱打了吗?
王杰希一边编辑着回复一边问道:“你手机通信录里给我备注成什么了?”
——打了,你查收一下。我老婆她情况还好吗?
“要是有幸能拿回来你可以亲自确认一下,”叶修说,“不过我估摸着他是他把里面沐橙的自拍当成是我的了。”
王杰希把那人的银行卡号贴给了叶修:“去报个案吧,这说不定能当个线索。”
“懒得出门。”
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王杰希确认了依然是那个“路过的好心人”以后选择了拒绝接听,然后又把来电提示设置成了“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停机”。
——抱歉我手机话费不足快要停机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应该再更懒散点才好,那样手机都不会掉。”放下手机,王杰希终于有空吐槽。
“没办法,烟抽完总是要买的。他又联系你了没?问问他抢救得如何了?”
“本来不想提……你仔细想想,你手机里确定没有任何不可告人的东西?”
“……有吗?我做人如此坦荡磊落,应该没有吧?”
王杰希不太相信。
他唯一一次看到——或者说听到——叶修使用手机是在不久前,当时两人位于王杰希住所客厅的沙发上,皆是衣衫不整。
半闭着眼觉得有些困倦的王杰希听到那一声“喀嚓”以后回过头去,看到叶修握着手机皱着眉,然后凑过来问他:“这玩意儿要怎么把照相时候的声音关掉啊?”
他偶尔会觉得自己对叶修这人真是纵容得有点太过。
电话又响了两声,但很快便被对方切断了。
显然是被那个提示音骗到了。
“你方不方便问人借个手机?最好是我不认识没存过电话号码的那种。”叶修突然说道。
“你想干嘛?”
“你发这个给他。”
QQ对话框里弹出一行字。
君莫笑:大哥,人家手机里有很多重要的信息,能不能请你把手机还给我呢?为了报答我可以请你吃饭。
“……”
“快,找台手机发一下,他要是回了你就说交个朋友。他现在肯定把沐橙当我了。”
“……可是你还大着肚子,人家不会感兴趣的。”
“对哦……你干嘛给我增加这种毫无意义的设定,什么心态?”
王杰希还没来得及回答,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手机运营商,告诉他有人给他手机充了二十块钱话费。
“你还是快去报案吧,我猜这银行账户应该是他本人的,估计不难抓。”
“不会吧,这年头骗子会有这么蠢?”
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之后很快又被对方挂断。
“大概是新手吧。”
在叶修磨磨蹭蹭的同时,王杰希又收到了一条运营商发来的充值短信。
“……真的挺蠢的,我觉得你这手机应该能找回来。”
“好吧。听说网上银行输错三次密码会锁卡,你先等我试试。”

事情的发展出奇顺利。
再次接到叶修的电话,按下通话键以后听到的已经是那个熟悉的声音了。
“先森,请问这台手机的主人是你先森吗?”
“……确实比我先生呢,”王杰希说,“那么快就拿回来了?”
“托您的福。”叶修说。
他到派出所的时候民警正在调解一起纠纷,一个形容猥琐的年轻人和报亭大叔激烈争执大打出手,被警察同志一起带了回来。
而当叶修说完情况,接待的警察顺手拨了下号码,旁边那个年轻人的兜里便传来了铃声。
“他说报亭大叔卖他假充值卡,”叶修说,“为了安慰无辜的大叔我损失了一包烟。”
“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我。”
“由衷感谢你。”
“那为什么要在这个点给我打电话?那些难道不是下午发生的事?”王杰希艰难地抬头看了看床头的闹钟,“不能在我还清醒的时候告诉我吗?”
“因为我发现你好像并不会在半夜里想起我,”叶修说,“那你说我配手机是不是真的特别没有意义?”
“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也不是不能让你的手机每天半夜都有意义一次。”
“……晚安。”
“晚安。”

END

评论(19)
热度(551)

© FFFFFFFFFFFFFFFFFFF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