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FFFFFFFFFFFFFFFFFF

【周喻】神智错乱

周泽楷差点在会议室里阵亡。

追溯罪魁祸首,大概是杜明从口袋里掏出的那一包香辣味的牛肉条。

他啪叽一下把包装拆开,然后非常有队友爱的把手里的牛肉条伸到孙翔面前:“来一口?”

正在大幅度伸着懒腰的孙翔低头看了眼包装,抽了抽鼻子,接着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他那展开的双臂之一正挨在周泽楷后脑勺不到五厘米的地方,随着喷嚏猛地往前一砸,非常稳准狠地敲在了周泽楷的脑袋上。

当时的周泽楷正端着杯子大口喝水。

全队成员看着他们亲爱的队长喷了一桌水呛红了脸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紧张地一拥而上,一不小心把本就因为动作幅度过大而坐的不太稳当的周泽楷连人带椅子仰天推倒在地。

哐铛!

 

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务室的床上,而面前是凶手之一担忧的脸。

杜明见他睁眼,赶紧站起来猛拽身边正拿着手机的孙翔:“醒了!队长醒了!”

“啊?这么快?”孙翔低头看了眼周泽楷,“那我这120还打不打?”

同样站在床边的方明华弯下身子:“小周?感觉怎么样?头晕不晕?”

周泽楷拒绝了那几人的帮助,自己坐起身来,甩了甩头。

没事儿啊,头也不晕眼也不花,神志清明。他冲着队友们摇了摇头,为了增加说服力附赠了一个微笑。

于是大伙儿松了口气。

但为了保险起见,队友们表示希望他还是再多休息一会。毕竟明天还要迎接电视台的拍摄活动,出了岔子就不好了。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来着?周泽楷想到这里发现自己好像真有哪里不太对劲。什么活动来着……好像是叫《轮回队员的一天》还是啥来着的……?怎么有些记不清。

完蛋,不会是真摔出问题了吧。

这种情况到底该不该说呢,虽然确实有点糊涂但忘记的似乎也只是一点小事,理论上没必要让队友们为他担心吧。

私下问问江波涛好了。

 

但从醒来开始一直都没有看到江波涛的影子。

“小江人呢?”周泽楷问陪他一起回宿舍的孙翔。 

“你说江波涛啊?他当然在蓝雨啦,怎么会在这儿。”孙翔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问道,说完以后突然表情一抽,“你真没事儿?摔迷糊了?”

“……为什么?”周泽楷觉得自己确实是有些迷糊了。江波涛为什么会在蓝雨,他不好好呆在轮回去蓝雨做什么?

孙翔皱着眉看他:“你别吓我啊?他现在是蓝雨副队长当然在蓝雨啊。”

周泽楷觉得自己被一块无形的砖狠狠直击了正脸。

那轮回的副队呢???

周泽楷正在内心咆哮,看到走廊上迎面走来一个理论上不该在此时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

 

喻文州陪着他继续往寝室走。

周泽楷觉得自己快要同手同脚了。

“听他们说你不小心摔了一跤,不过已经没事了,”喻文州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但你现在看起来……”

周泽楷停下脚步,有些僵硬地看着喻文州。

孙翔刚才管他叫副队。

而喻文州非常自然地接受了这个称呼。

一路走来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都没有对喻文州的存在表示任何疑问。

今天不是愚人节。

他偷偷伸手在自己大腿上拧了一下,非常痛。

周泽楷绝望地想着,完蛋了,自己大概真的摔坏脑子了。

或者在和椅子同时倒地的那个瞬间嗖一下穿越到了另一个平行宇宙。

喻文州依然看着他,微微皱着眉头:“要是不舒服别硬撑。”

周泽楷以前并没有很仔细的观察过喻文州——至少在他现如今的记忆力没有——此时大脑思绪一篇混乱,几乎快要当机之下整个人反而开始变得有些出戏,状况外地想着对方现在一脸担忧地样子看起来真是温柔如水,让人不由得心里软成一片。

这种时候让他开口告诉对方自己好像把他和江波涛记混了,以为他是蓝雨的队长和自己一点也不熟,那还真是完全说不出口。

被他这么直愣愣看了一会,喻文州似乎是开始感到不自在。他低下头,无奈地笑笑:“是因为我的关系?”

周泽楷赶紧摇头。

这怎么想都是因为自己的关系吧。但他完全不知道要如何表述这么件离奇的事情。

喻文州又抬头对他弯了弯嘴角:“要是没什么大问题的话,还是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吧。睡一觉应该就好了。”

周泽楷跟在喻文州身侧一起往前走,并且在心里认同了对方的意见。

是的,赶紧回去睡一觉吧,也许醒来这个世界就恢复正常了。

 

周泽楷是饿醒的。

看了下时间,发现早已过了晚饭的点。

他回到房间第一时间并没有休息,而是立刻打开电脑进入荣耀刷了两把竞技场。刷完以后他算是安心了一大半。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摔坏了脑子,但好在对职业选手而言最重要的技能还完好的保存着。

之后他便趴到了床上闭上眼睛,静静等待世界恢复正轨。

而现在,世界到底有没有恢复暂时无法确认,首先要解决的是生存问题。

他爬下床,在地上捡起一张应该是从门缝里塞进来的纸条。上面写着如果醒来觉得肚子饿可以去食堂,给他留了饭。

字条没有落款,而字迹他并不熟悉。

 

在去食堂的路上,他看到喻文州正站在花坛边上和人打电话。

睡一觉醒来世界就会恢复正常的自我安慰立刻破碎一地。

轮回俱乐部没有安装路灯,而是非常有情调地在道路两旁的地下布置了整排光线朦胧的小夜灯。晚上看过去相当浪漫,但并不利于视物。

喻文州就站在一盏小夜灯的边上,脸上被泛白的微弱光线笼罩出一层淡淡的光晕,看起来格外柔和。注意到周泽楷的经过,他停下电话,然后挥了挥手。

大概还笑了一下。

光线太糟糕,周泽楷看不清。

江波涛曾经私下和他开玩笑,说这种环境最适合小青年情侣谈情说爱,只可惜轮回队员性别单一,只能暴殄天物。

好吧,他现在已经不太能确定这话到底是不是江波涛和他说的了。

喻文州指了指食堂的方向,对他比了个口型。

其实还是看不清,但周泽楷觉得大概是让他先去吃饭的意思。

 

吃饭的时候周泽楷认真想了想,觉得还是得找喻文州说一下自己现在的状况。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但现如今现实与他记忆中不符已是事实。虽然不想让大家为他担心,但这么闷声不响带来的结果或许会更恶劣。

无论是记忆错乱,还是穿越到平行世界,甚至现在还是在梦境之中,对他而言都是突然换了搭档,毫无疑问会影响到比赛成绩。

不知道喻文州电话打完了没,如果已经不在花园里自己应该去哪儿找他呢?记忆中江波涛的房间?

 

往回走的时候,看到喻文州还在。

他坐在花坛边沿上,手机已经收了起来,舒展着两条腿,双手撑在身侧,仰头看着天空。

S市光污染严重,轮回俱乐部又地处市中心,晚上一般是看不见星星的。周泽楷顺着他的视线抬起头,看到的是被云遮住朦朦胧胧露出小半边脸的下弦月。

“来啦?”喻文州主动出声招呼他,“等你好久,还以为你摔忘了呢。”

周泽楷不明所以。他走到喻文州身侧,琢磨着要如何开口。

他有同喻文州做过什么约定吗?

喻文州仰起头看他:“说吧?”

说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月光会让人显得皮肤特别白,周泽楷低头看着对方,觉得喻文州的微微带笑的面孔看起来竟有些透明。

他突然觉得很紧张。

于是他转过头不再看他,然后侧身坐在了喻文州的身边。

“不记得了。”他说。

“不记得什么?”喻文州对他过分简略的表述并不理解

虽然已经错开了视线,但周泽楷觉得喻文州视线依旧停留在他脸上。

他抓了抓脑袋,又低头看向自己的鞋尖,心里突然没来由的感到一阵烦躁。

“不记得原本想和我说什么了?”喻文州问。

周泽楷摇头,又点头。

他连两人做下过这样的约定都不记得了。

他再次抬起头看向喻文州,发现对方笑的有些无奈:“小周,你这样我不明白呀。”

“……都不记得了,”周泽楷小声说,“我以为,呃,你……”

“我怎么了?”

周泽楷努力组织了一会句子:“以为你,应该在蓝雨。”

“……嗯?”喻文州微微挑了挑眉毛。

这么说果然还是很难让人理解吧。周泽楷有些发愁。

他抬起手来,用右手食指关节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大概真的摔坏了。”

喻文州非常夸张的皱起了眉:“你的意思是,你觉得我现在应该呆在蓝雨,而不是这儿?”

周泽楷点点头:“我以为你是蓝雨的队长。”

“……”喻文州没说话。

他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去,只留给周泽楷一个后脑勺。

安静了几秒钟,依然没有转过头来的喻文州问道:“记忆错乱?……嗯,那你以为谁是轮回的副队长?”

“……江波涛。”周泽楷老老实实地回答。

“哦。”喻文州点了点头,然后再次回过头来的时候已经是一连担忧,“这个问题有点严重呀。你还有别的事情记不清么?”

周泽楷想了想:“我是不是约你在这儿见面?”

“你不记得了?”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我是不是差点就要在这里空等了?”

大概是周泽楷的表情看起来过于尴尬,他很快又自行转移了话题:“那是不是也不记得要和我说什么了?”

周泽楷点了点头。

“啊呀呀……”喻文州叹了口气,“这么糟糕。”

周泽楷也觉得挺糟糕的。

但有什么事是需要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把人约到小花园里来说的呢?

“你忘记的所有事,都是关于我的,”喻文州说,“真是让人伤心啊。”

“……对不起。”周泽楷非常惭愧,“你知道……我想和你说什么吗?”

“大概知道,”喻文州耸了耸肩,“不过我一个人记得没什么用。”

“是关于什么?”

喻文州突然抬头对他笑了一下:“你猜?”

 

夜深人静,花前月下。

这气氛像是要告白。

周泽楷当然没有直接说出口。他犹豫了许久,然后摇了摇头。

最终喻文州除了对他唯独忘记了自己的事表示了失落外,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分别的时候喻文州像是为了安抚他,伸手替他整了整额前过长的刘海:“过几天应该就会好了吧。”

喻文州的手指有些偏凉,但他接触过的地方却奇妙地开始发烫。

要是好不了呢?

他没有问出口,而对方今夜第一次与他心有灵犀:“还好不了,那就得去医院了。”

最后他还说:“既然唯独忘了我,那为了补偿,就多关心关心我吧。”

 

第二天一大早,电视台节目组的摄影大军就浩浩荡荡袭来了。

拍摄内容既然是《轮回的一天》,那自然是从队员们睁开眼那一刻开始。

不过摄制组并没有直接在大清早闯进宿舍强行拍摄,而是在大家都起床集合以后说明了拍摄内容,接着把个别队员赶回房间重新起一次床。

周泽楷钻进被子,按照要求在听到提示以后睁开眼睛,坐起身来,揉了揉脸又伸了个懒腰,最后转过头对着镜头笑了一下。

躺下以前他的头发被喻文州以追求更真实的效果为理由揉的一团乱。

在摄影机的跟拍下他一路走进浴室,照了照镜子,觉得这真实效果实在是有些破坏形象。他想要报复,可等走出房间,工作人员告诉他喻文州的部分已经拍摄完毕了。

之后基本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拍摄内容以介绍轮回内部设施,战队训练安排,工作会议实况等为中心展开。但说是纪实,但其实真实性并不高。毕竟每日的训练安排也好,使用的内部软件也好,开会具体内容也好,那都不是适合放在镜头里让大家围观的东西。

喻文州对着镜头介绍着轮回的各种情况,看起来对一切都非常熟悉,和每一个队员也都相处融洽,比他更有队长的样子。

只是违和感挥之不去。

吃午饭的时候镜头依然环绕左右。

喻文州根据导演要求坐在周泽楷正对面,边吃边聊。

但周泽楷哪里会聊天。

“小周你筷子握的好高啊,这样不会不方便么?”

“……呃,还好。”

“我听说你们S市有个说法,说筷子握的高以后嫁的远,是真的么?”

“……”

“啊,我记错了?”

“我是男的……”

所幸拍了一会以后摄影大概也觉得这两人的对话已经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转过镜头开始为难起其他人。

喻文州压低了声音问他:“还是没想起来?”

周泽楷摇头。

喻文州笑着点了点头:“也好。”

周泽楷用眼神表示了疑惑,而对方依然面带微笑:“怕你生气。”

“?”

“镜头又过来了。”

“……”

 

午休时间终于能偷得几分清闲。

周泽楷在俱乐部里散了个步,然后在昨晚两人聊天的地方再次看到了喻文州。

他蹲在花坛边上,支着下巴看着一盏小夜灯。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然后走了过去。

“有事?”喻文州抬起头看他。

周泽楷摇了摇头,然后说到:“关心你。”

喻文州一下就笑了。

周泽楷在他身边蹲了下来,也看向面前那盏平淡无奇的小夜灯。

两人安静了一会,喻文州突然说道:“你再想不起来,可就没机会说了呀。”

“为什么?”

喻文州耸耸肩:“你猜?”

周泽楷在心里默默地猜。

蹲久了腿麻,他站起身来踢了踢腿,然后看向比他更早蹲在这儿的喻文州。

对方冲他伸出手来:“已经麻了,拉我一把。”

 

周泽楷终于意识到自己脑子没想象中坏的那么彻底,是在摄影结束即将结束的时候。

喻文州坐在轮回队员当中,对着镜头笑着挥手:“很开心能参加这次的队长一日交换活动,虽然时间很短暂但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不知道江副队在蓝雨过的如何?”

于是导演开始进行现场联线。

镜头转开以后,喻文州回头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周泽楷。

周泽楷对他笑笑。

 

“没生气?”

“你也没骗我。”

“都想起来了?”

“一部分。”

“嗯,是关于你们队员不放心把你一个人丢去我们蓝雨所以让改江波涛和我交换的事情?”

“有点。”

“那我提前两天过来适应的事也想起来了?”

“有点。”

“还有么?”

“昨天本来想说的话。”

“想起来了?”

“还来得及?”

“这你要先说才能知道了。”

FIN

评论(50)
热度(796)

© FFFFFFFFFFFFFFFFFFFF | Powered by LOFTER